《海角七号》魏导说戏 开南挤爆【必赢官网】

《海角七号》是用房产赌来的 azuo 2008-11-21 13:10:50来源:

先说点事后而非题外的话,开始知道这个电影,是今年6月,当时正在策划一个杨德昌逝世一周年的专题,通过辗转的联系得到魏德圣导演的一篇纪念稿子;又通过舒国治先生的指点,联系上余为彦先生……4个版的专题,曾被质疑是否太多,可是我心里知道值得。写编者按的时候,手心一直在出汗,尤其是最后签版时刻必须填充大标题的时候,还是有些雾水,于是领导说,就从编者按最后一句来吧,于是那个纪念专题就叫“台湾电影最好的时光”。

《海角七号》魏导说戏 开南挤爆 azuo 2008-09-17 09:07:04来源:

10月1日,魏德圣携《海角七号》两位主演田中千绘、范逸臣乘飞机前往釜山影展

“最好的时光”,写下这个词组的时候,我惦记着观看那些与杨德昌、侯孝贤有关的时光,那些心里的感怀与悸动,想着自己渐渐滋生的白发及其他,想着唐诺那篇同名的经典美文的结尾(他写作该文时候似乎侯孝贤还没有完成那部《最好的时光》)——“最近听某人说回忆,解释为什么我们总是随着自己的老去,越发地容易想起童年,想起我们最原初的时光,只因为——那些最早来的,总是最后一个离开。”——读一次唏嘘一次。我一直很想考证下某人是谁,朱天心,还是朱天文,这是“嫌疑”最大的,虽然于我并没有意义,呵呵……

魏德圣在海角七号热销后,第一次进入校园演讲,并为首站开南大学学生签名,学生们相当兴奋。

台湾最卖座华语片导演魏德圣谈从影经历

还是说回到《海角7号》吧,魏德圣那篇纪念杨德昌的不长的文字,我读到了很多感伤和惴惴,那时他肯定没有想象到,3个月后,他这部“负债3000万新台币,撑了一年才完成”的电影,会成为台湾放映历史上最卖座的华语电影,并且成为台湾岛内的文化以至社会热点,带动出强劲的“海角”狂潮,持续发酵,而在我在书写这些文字的时刻,《海角7号》即将成为海协会会长陈云林访问台湾首选观看的一部影片。

海角七号热销破8000万元,导演魏德圣进入校园演讲,昨天抵达第一站桃园县开南大学,面对满座学生谈拍片心路历程,也鼓励学生要面对问题、解决问题。
海角七号中,魏德圣最感动的一幕是田中千绘饰演的友子,哭倒在阿嘉屋前,诠释大女人顿时成为小女孩的心里戏,相当感人。他说。

杨德昌教我开发自己的头脑,马英九是真心称赞这部电影的

9月终于买到碟,虽然碟上一直悬挂着“SAMPLE”的字样,看之前,有人告诉我两个字“一般”,看之后,电影本身确实SO
SO,尤其是男女主演,一塌糊涂,幸亏配角几乎全都是惊喜,茂伯、主席、马拉桑、警察、键盘女孩,包括林晓培吧。但是它的“不一般”,我是这样解读的,如题,《海角7号》是第一部终于真正确立了台湾本土意识的电影,很抱歉,我觉得有本土这个定语加强比较好,虽然“本土”这样的字眼会被人染上颜色,我这样讲,只是个人感受,想来会被拍砖,呵呵。

魏德圣说,友子哭倒在阿嘉屋前,第一次拍完他不满意,和田中千绘沟通友子的角色和当时的心情后,第二次就觉得入戏了。他还透露,戏中友子蜷睡的姿态,是田中千绘问他友子到底是怎么样的女孩后,自己要求添加这样睡姿,显示友子有胆怯的一面,他觉得这个小动作使戏剧效果更好。

最近一部反映台湾普通民众情感的电影《海角七号》,成为台湾有史以来最卖座的华语片,就连海协会会长陈云林在日前访台时也专门观看了《海角七号》,并称增加了对台湾社会的认识。

《海角7号》之前,我看了陈怀恩的《环岛练习曲》,去年代表台湾去冲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陈怀恩曾是侯孝贤摄影来着,而魏德圣曾是杨德昌副导来着,这样的传承和比较,是我进入影片讨论的出发点之一。几年前,曾经在《万象》上看过朱学勤先生的一篇文章,讲到他去新加坡访学,检讨自己的中原心态,我和几个朋友就此展开过讨论,关于港和台。我觉得,“广东人”侯孝贤、“上海人”杨德昌(还可以包括“江西人”李安)等,魏德圣的前一辈台湾新电影导演,他们对于中原还是怀抱着寻根、遥望、矛盾、徊惶、欲言又止的心态,家国的情愫暗涌,意识形态的纷争,多少都让他们难以超脱相当困扰。在台湾族群对立严峻的阶段,侯孝贤曾经一度亲身上阵投入政治活动,用老话说是儒家传统,用相对新的话语是公共知识分子的责任。魏德圣作为杨德昌的徒弟,根上说是个知识分子,大小不论,《海角7号》和周杰伦的《不能说的秘密》,不是一个世代,用教母焦雄屏的话说,“太超过世代”——“太超过”是今年台湾的流行语,放眼看东森、中天,没几句话就能入耳一次。

另外,中孝介饰演的歌手问友子一句话难道你不再期待彩虹,魏德圣指出原来的剧情没有这句话,是后来添加的对话,他和不少人深受感动。

导演魏德圣也跟着火了。记者在约专访时,他的助理说一定要在半小时内结束采访,因为他还有好几个活动。

于我,对于台湾认识的明晰,有两个文本,吴浊流的《亚细亚的孤儿》、李昂的《迷园》,当《海角7号》被说美化日本的时候,我的看法是,这个片子,基本上淡化了意识形态,虽然并不是说导演魏德圣内心没有立场没有诉求,中孝介分演的日本教师的背影,最后码头上“光复”的红字横幅,都成为《海角7号》的背景。如果说钟理和当年的“原乡人”之梦,像李行、白景瑞等老导演作品里更为浓郁甚至可以说更为纯正的中国味,已经随着时代的迁移、政治生态的轮替,而渐渐消逝并融汇进入台湾本土化,侯孝贤“最好时光”四部曲(根据唐诺的定义)——《童年往事》《风柜来的人》《冬冬的假期》和《恋恋风尘》,等到《悲情城市》的横空出世,我们听到了无法言语的梁朝伟到笔语,我们听到了日语、普通话、闽南语、上海话,我们还听到了立川直树做的原声音乐,那种动人心魄的大历史横断面缝隙中的人物命运,遥望到内省,寻根到生根……可是,怎么生根,生根之后如何?“来亦来去难”的滚滚红尘,在侯孝贤
“台湾电影就是被我们搞死”
的戏谑中,终于经由《蓝色大门》、《盛夏光年》等小格局的青春成长迷茫,到《环岛练习曲》引领的清新单车之旅,到放松历史包袱的《海角7号》狂潮,我想,《海角7号》虽然淡化了来处,可它知道来处,然而更重要的是,他指向去处,或许只是尝试。

学电机的魏德圣谈到自己不是电影科班,当兵时,和同梯朋友看一场MTV,就决定留在台北找参与拍戏的任务,从电视剧的道具、场记等助理做起,后来找机会转入电影,学制作、摄影、分镜,忘不了朋友知道他穷,三更半夜带他偷偷潜入中影剪接室,用好的设备学剪接。

魏德圣坦言他的《海角七号》想向外界传达一个阳光的台湾,票房的胜利是为自己以后赚得更多的机会。

台湾电影的生与死,是否取决于一部《海角7号》,需要时间来明证,可是台湾是一个怎样的问题,《海角7号》应该可以提供解答的路径。

魏德圣认为导演杨德昌给他不少启发,担任杨的助理导演时,杨德昌提醒他写剧本的要领,并让他知道即使是分配临时演员的任务,也要给他们表演的欲望,要有情绪,这样戏才能活起来。

要开发自己的头脑

PS
台湾电影最好的时光——纪念杨德昌逝世一周年

杨德昌要他不要学杨德昌的拍片手法、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头脑,为什么不去开发,用自己的体验去拍片。这些话,魏德圣一直记在心里。

不要去开发别人的头脑

编者按
《海角七号》魏导说戏 开南挤爆【必赢官网】。“希望到2007年,电影(动画片《追风》)上映的时候,能够撼动全世界的电影观众。”那是2005年5月18日晚上,杨德昌导演在戛纳的海滩上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候表达的期待,那年的戛纳应该是杨德昌导演最后一次公开亮相。
  2007年6月29日,杨德昌在美国加州贝弗利山庄的家中去世,他的动画片《追风》其实在2005年已经正式叫停。好友张毅和余为彦在杨德昌去世后,已经重启《追风》的制作,讲述一个宋代少年的武侠传奇,“希望可以借动画找到自己的文化”。
  2007年12月8日,台湾金马奖授予杨德昌终身成就奖,颁奖人之一是和杨德昌一起并称为台湾新电影旗手的侯孝贤。镜头闪回到2005年的戛纳电影节,那一年,华语电影有三部入围竞赛单元,杜琪峰的《黑社会》、王小帅的《青红》和侯孝贤的《最好的时光》。
纪念杨德昌,也是为了追寻台湾电影最好的时光。

提到担任双瞳副导时,魏德圣强调他和任务团体不但做出台湾电影史上第一份完整的分镜本,视野也开放不少,特别是牢记了拍片第一要件──解决问题。

魏德圣的从影经历是坎坷的,很多人认为他的一炮而红只是机缘巧合。在采访魏德圣时,他告诉记者:人生经历过起落的人,会更珍惜现在,反而比之前更谦卑。他说这话同样适合他,我就像个赌徒,时刻都在等待下一个机会。

跟一位世界级艺术家合作
魏德圣
  
  去年10月,我在南台湾的恒春拍摄《海角七号》电影。除了我,摄影、灯光、录音都和杨导工作过。我从来不知道杨导对我的影响那么大。
  有一天拍摔车的戏,因为路况和配合临演的问题,让我好几次对着制片助理大骂。录音师问我:“为什么你对助理那么凶?以前你在杨导那边天天被他骂,但你现在骂人的样子也不输他!”摄影师好像也曾经这么告诉我:“你在现场双手叉腰的样子跟杨导真的很像。”我沉默了好久。我从杨导身上学到的只有动作外形吗?有没有学到他的内在?
  杨导很凶,杨导很孤傲——这是不认识他的人对他的批评。杨导很聪明,杨导很坚持,杨导很精准——这是跟他工作过的人的评价。杨导很安静,杨导很单纯,杨导很在意一般人对他的看法——这是我对他的尊敬。
  虽然我只参与了他在1995年拍摄的《麻将》,但短短的一年里,我从一个开车的助理到副导演,从拍摄前和他独处聊天,到拍摄时常挨骂而渐行渐远。我跟一位世界级的艺术家工作,参与了那美好年代的末期。
  《海角七号》在杜哥那边做声音的时候,我跟杜哥(杜笃之)诉苦说我负债3000万新台币,撑了一年才完成。杜哥说杨导当年拍《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时,才第一个月就连吃饭钱都没有了,最后还是撑足了八个月的拍摄期,而且一个镜头都没有妥协。我骄傲高兴,因为从杨导身上学到的不止是动作,还有态度。回头看,才会发现自己受他影响有多深。
  我说,杨导是个好人,即使他的感情有失败,即使他的脾气有失败,但是我相信在他离世的剎那,都还保持着出世的纯真。
  (作者为杨德昌《麻将》副导,《海角七号》导演)

魏德圣说,一定要面对问题、解决问题,双瞳需要一些特效,他原本以为问题很难,但真正面对时,才发现什么问题都可以解决。

■不懂电影时只看香港纯娱乐电影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