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川反驳抵抗东京(Tokyo卡塔尔国电影节:用文章征服他国歌星

据报导,陆川表示,从《寻枪》到《可可西里》到《南京!南京!》,其实都包含着我的关注、或者恐惧,比如对死亡的探讨,对人在极致环境下跟死亡的关系和态度、人的挣扎焦虑,其实都是这些电影中的一个母题。我只是在不断地去找更大的舞台,更厚实的数据去触摸它,因为我未找到答案。但是我觉得到了《南京!南京!》这儿,没法走了,我觉得我自己身体和精神都有点受不了,就有点崩溃了,所以我特想现在煞车。

2003年1月,当陆川在为电影《卡拉是条狗》剪辑宣传片时,把觉得最有意思的素材一点点理出来,然后去创造一个空间,创造一个跟生活不太有关系的东西,但能有自己的表达。“那是一种享受。”

我觉得可以退出,但没必要炒作。陆川表示十分感谢谢飞老师,他真的很勇敢,说出了我不敢说的话。这个跟爱不爱国真的没关系。

电影《南京!南京!》已经上映,历经四年曲折立项与拍摄历程,让导演陆川深受折磨。据中新网报导,陆川透露,由《寻枪》而来的对生命题材的无止境探索,已令他的身体和精神接近崩溃的边缘,因此下一部作品将风格大变,很可能是丰乳肥臀式的歌舞片。

之前,有人找陆川拍《可可西里2》《可可西里3》《寻枪2》,都被他拒绝了。

昨天下午,陆川受第四届新锐艺术人物评选组委会之邀,走进中国传媒大学,以体制与作者:青年电影人的生存之道为话题与中国传媒大学教授胡智锋、《时尚先生》主编李翔及传媒大学的学子们进行了一次生动活泼而别开生面的对话。会后,他接受了中新网专访,向来言语犀利的他一如既往,不管在哪个方面,陆川都展现出最真实的自我。

报导指出,陆川最近老在家中看特别低俗歌舞片,而且看得特起劲,我觉得特美,特颜色丰富,特浪漫。下一部我想去拍一个全是大胳膊、大腿儿的,丰乳肥臀的片子,比如歌舞片,因为我想换一个频道,去感受一次有颜色的一种美好。

做《我们诞生在中国》,做着做着也让陆川什么都意识到了:“我当时觉得这部电影不会有多少人去看,也就在国外放放,但没有想到现在会有这么多朋友来看,我有一种回到初心的感觉。”

感悟做事要考虑结果

拍完《南京!南京!》 陆川下部想拍丰乳肥臀歌舞片 azuo 2009-04-28
09:08:42来源:

“在故事片行业做久了,会有很多得失心,你要考虑票房,这是你睁开眼睛不能回避的一个事,因为现在所有人都在谈票房。”陆川说。

2010年,陆川开始筹拍《王的盛宴》,两年过去了,这部电影还未上映。

从他拍的第一部电影《寻枪》到最近的这部《我们诞生在中国》,后者是陆川“招黑”最少的一部电影作品。

从《寻枪》开始,陆川总爱关注人物,他把这种选择归结于对人的命运好奇,和对死亡充满了恐惧,我其实不是勇敢者,所以想了解绝境中的人会怎样,所以我很悲观,这是在电影里看到我对人生的态度,不过我生活中又是很搞笑的一个人。

在做后期一年多的时间里,陆川每天想的就是整个故事到底是什么?大熊猫丫丫、川金丝猴淘淘、雪豹达娃这3个家庭故事的点在哪儿?

陆川认为,完全没有必要退出电影节,文化交流是文化交流,文化交流承担的责任不就是交流吗?我们要用作品去征服他国更多的明星,做事一定要考虑结果,退出是增进交流还是阻断交流?

陆川,生在新疆,是圭屯生产建设兵团子弟,在新疆戈壁滩上长大;后来随父母迁入北京,在广电部大院里成人。跟北京这座大都市,既没有特别的亲切感,也没有特别的融入感。天南地北两个完全不同的水土,浸润、锻造了他外柔内刚的性格。他承认,骨子里“有时候比较混不吝”,“散漫”这两个字的评语一直跟着他到大学毕业。

陆川反驳抵抗东京(Tokyo卡塔尔国电影节:用文章征服他国歌星。陆川爱说一句话:每次拍电影都像恋爱。

“我在后期经过一年多的剪辑、筛选,慢慢找到这个故事,找到故事的结构,完成整部电影的表达,每个镜头都是从沧海一粟中挑选出来的,重新塑造,重新剪辑,把完全不挨着的镜头剪成一个完整故事。”于陆川来说这也是一种享受。

分裂感叹年华老去 永远自觉25岁

“凡是拍2的,或者拍续集的,我都拒绝了。”陆川的创作几乎每次都是这样。陆川编剧的30集电视剧《黑洞》引起业界关注,当电视剧越写越火的时候,他却掉头开始拍电影。《寻枪》是他的处女作,《可可西里》是成名作,之后拍了争议最多的《南京!南京!》,然后转身拍了科幻片《九层妖塔》,拿到首届科幻电影星云奖最佳导演奖,再之后又拍了部以“动物”为主角的自然类型片《我们诞生在中国》。9月17日,在腾讯年度发布会上,陆川宣布要拍娱乐电影《两万里计划》。

期望《王的盛宴》早日上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