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瑜蔡英文竞选歌曲门道多,台媒:主题曲一响,就知道戏要上演了

最近国民党播出频繁的总统竞选广告中,背景音乐正是陈升1995年出版的「欢聚歌」,这首充满欢愉气氛的歌曲,融合台语、客语,讲求和平理念,不仅得过1996年金曲奖最佳作曲奖,也曾被马英九选为1998年竞选台北市长的主题曲,但为了避免沾染敏感政治话题,陈升虽曾在表演时戏称:「我是深蓝的」,但面对记者询问,他一改顽童个性,正经严肃地回答:「我从没有投过票,322选举那天要带老婆逃到乡下去!逃去哪都好!」

据台湾联合新闻网22日报道,韩国瑜最近推出首支竞选广告,影片约30秒,除了少部分韩的镜头外,多数是呈现民众手握拳头的画面,塑造百工百业挺韩、加深“庶民总统”形象。影片最后打出“从南方出发,重建台湾荣光”及韩国瑜提出的“台湾安全,人民有钱”,而背景音乐正是他宣布请假参选时清唱的《我现在要出征》。中时电子报称,这首歌的原曲来自19世纪丹麦军歌《英勇的战士》,之后传唱世界,曾被转译为多个版本。韩国瑜竞选办公室称,当初韩国瑜选唱这首军歌是为了展现他为台湾出征的豪情壮志。

  于是台湾人写出了这样一首红歌,一首既荒诞又励志的红色情歌。

陈升招牌所写的「欢聚歌」被广泛运用在竞选广告。右为萧煌奇。

说起竞选歌曲,不得不提到岛内政坛量身定做竞选歌曲的“始祖”陈水扁。1994年他竞选台北市长时推出《春天的花蕊》《台北新故乡》,一改之前竞选人多以既有歌曲作为竞选歌曲的做法。之后不少政坛人物的竞选歌曲,多由知名歌手或金牌制作人操刀,像2008年马英九的竞选歌曲是采用歌手陈升谱写的《欢聚歌》,2012年蔡英文找到“金曲歌王”荒山亮作词作曲,以《坚持的路》作为竞选歌。2014年后,竞选歌曲出现年轻化趋势,像去年台北市长选举,国民党参选人丁守中的《台北的未来在手中》变成许多人的“洗脑歌”。

  左小已经连续三年参加陈升跨年,第一次去的时候,陈升在台上宣称他也要学习左小,也要”打死汉语“。果然从上一张专辑,陈升开始把左的歌词拼贴进自己的歌,并且染上一点左式话痨;而这一次开始“打死歌手”:和左组成“甜甜合唱团”(其实应该叫咸咸合唱团)。这堪称华语音乐史上最怪咔最难听的男声二重唱。《爱情的枪》还好,陈升高音荡气回肠,左小相对低调衬托,交相辉映;而《加格达奇的列车》则是一场有预谋的车祸。在北京录音时我在场,当时的版本陈升唱的挺正常,而最终这个版本完全是在迁就左小,如果说一个是真的不会开车,那么另一个就是有意醉驾飙车。请设想一下如果是刘若英顶替左小来唱这首歌会如何。现在你该明白为什么主打歌叫《爱情的枪》了,左小就是一个携枪逃亡的亡命之徒,而陈升就是他不要命的司机。要不是有左小这个坏榜样垫底,他也不会在《老情歌》末尾满不在乎地失声。

有别于白冰冰公开挺蓝,江霞公开挺绿,陈升不愿表态支持哪位候选人,只强调「我有纳税,善尽公民的义务」,但对政治态度颇为悲观,他感叹:「权力让人腐化,我不想对谁期望太高,这样就不会失望。」身为家长,陈升一心只期盼和平,「不要吵架,不用让孩子上战场打仗,这样就好了」。

国民党参选人韩国瑜推出首个竞选电视广告,背景歌曲就是他宣布请假参选时清唱的《我现在要出征》,此前蔡英文也推出首支竞选影片。台媒评论称,台湾选举一定少不了竞选歌曲,就像连续剧,主题曲一响起,就知道戏要上演了。

  好在有郁可唯和刘若英两位漂亮女交警将他抓回来。《月儿几时圆》式的戏曲民歌调,和《我曾爱过一个男孩》的芭乐(ballard)味,是升式金曲两大招牌。《滚滚辽河》是老兵爱情悲歌,《家住北极村》是归人思乡曲,不过似乎是专辑最平淡甚至平庸的一首。《别告诉妈妈》则是政治情色讽刺小调,不过别以为说的只是朝鲜。《像父亲那样的人》有着流血的真实,在张楚的《姐姐》之后,我没听过如此直指父亲伤口的冷酷的歌:“当我已经成熟洞悉你的时候,真该赏你一巴掌的,因为你还在为自己的迷惘找借口。”

陈升不选边 3.22带老婆逃… 未知 2008-03-07 09:52:48来源:

战国策国际顾问公司项目襄理曹瀚文称,选择竞选歌曲的考虑因素,第一是旋律是否好记,其次为能否琅琅上口。观察韩蔡的竞选歌曲可以发现,巩固基本盘的意味浓,《我现在要出征》是岛内50岁以上族群熟悉的旋律,蔡英文的RAP则是抓住年轻族群的口味。研究政治与音乐的政治大学学者黄俊铭称,竞选歌曲诉诸的是“情感动员”,蓝绿两大阵营显然都还在同温层里找旋律,如果能从彼此旋律中找灵感,或许台湾的和解才有可能。《中国时报》22日刊登的一篇评论认为,韩蔡的竞选广告都有问题,其中《台湾队长》的说服力不足,至于韩国瑜的《我现在要出征》旨在诉求蓝军选民,毕竟蓝营现在只有六成多挺韩,若没有达到八成,处境堪虑,所以他借广告凸显挑战者气势,搭配相关造势活动,想累积“从南方出发”的能量,对基本盘的确有巩固效果。但他的问题和蔡英文相似,因为竞选广告最重要的是要打到中间及对方浅色选民的痛点,这首歌绝大多数年轻人根本没听过,当然无法让他们有感。

       家国梦断,儿女情长。

而「欢聚歌」多次被运用在选举场合,滚石版权经纪部表示,已经签约授权国民党使用,「任何人来买我们都欢迎」。

在选战倒数两个多月,亲绿的“两岸政策协会”22日公布的最新民调显示,2020“总统大选”支持率,在仅有蔡英文和韩国瑜两人参选的情况下,蔡英文的支持率为50.8%,韩国瑜为34.4%,蔡胜出16.4个百分点,但相比8月的调查,韩国瑜支持率上升3.3个百分点。对此,韩国瑜竞选办公室发言人叶元之22日回应称,民调起起伏伏,韩国瑜参加活动、走入基层感受的都是热乎乎的民心;他的民调与蔡英文越来越接近,明年1月11日投票日才是最准确的民调。

韩国瑜蔡英文竞选歌曲门道多,台媒:主题曲一响,就知道戏要上演了。  陈升常被这边的人误为台
独。事实上他非蓝非绿,尽管蓝绿都买过他的《欢聚歌》去竞选,要说到两岸之间的所谓国族文化认同,他是台湾演艺界少有的对此抱有无尽好奇心同情心和创作实践的人。

国民党广告播出后,「升迷」意见呈两极化,有人深受感动,觉得族群融合概念和歌曲很搭配,但也有粉丝不愿偶像歌曲被政党引用,陈升则说:「那首歌没有意识型态,只是希望大家要一起团结,能唱给2300万台湾人听,感动人心。」

蔡英文此前已推出首支竞选影片《台湾队长》,由饶舌歌手操刀制作,歌词融入蔡英文当局的所谓“九大政绩”,比如“已经摆脱22K我知道你还是好累,但你一定会有感觉到今年降低缴税”,并将蔡英文比喻成“台湾队长”,目标瞄准年轻人。亲民党“立委”陈怡洁嘲讽说,歌词中散布了这么多假消息,该不该要求撤下来?她举例说,歌词提到“促成台湾保证法案,有担当有手腕”,如果这是蔡的“外交成绩单”,怎么不说说她任内掉了多少个“邦交国”的破纪录成绩呢?另外歌词中还提到“观光新高,失业率新低”,陈质疑说,蔡当局执政后观光产值接连下降,“蔡政府把观光作为政绩宣传,只能用可笑形容”。中国文化大学广告系主任钮则勋22日撰文称,《台湾队长》影片中穿插社会住宅8年承诺盖20万户的“未来式”,和上述空洞的“政绩”搭配,更让人觉得有灌水之嫌。而最值得挑战的是蔡英文守护“台湾主权”讲得很大声,但她对台湾国际空间的窄化及两岸关系的倒退,却全无有效策略应对,只会借两岸对立渲染“亡国感”,怎能说服中间或浅蓝选民?

  “南方的江山太娇媚,容易迷失了我的眼。”《爱情的枪》)就是陈升的大陆的流浪图腾,这就是他为什么会跟左小结为并蒂奇葩:那是异质的蛮荒的血液带来的洗礼。陈升尽量敞开胸怀去关怀这整片黄土,但也只能是以旅人的视角,如果说《丽江的春天》让小资文青感同身受让丽江旅游部门欢欣鼓舞,那么《家在北极村》跟东北的关系就实在有限。跟我去北方吧——这更多是出于励志的豪情,而辽河,漠河,北极,也只是升式情歌的新背景,只不过这样的背景,更衬托出了爱情的凄美,人性的寂寥,历史的荒诞。

相关文章